最新资讯

农业资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农业资料 >

现在是技术主动选择的结果

发布时间:2017-05-18 点击量:
 
 有个段子能回应。有人问应当如何直播“一带一路”,脑洞大开的网友各显神通,最有趣的答案是:丹麦首相在直播中说,“中国的朋友们,感谢刷屏,丹麦生蚝快递到家,送满百辆跑车”。用“直播”概括一众热点,“网感”十足。但显然,问与答里的“直播”是两回事,其语境也千差万别
 
  直播在中国经历了两个“元年”:1997年,以“香港回归”72小时大型电视直播为发轫,直播渐成中国电视具有仪式性的新传统;近20年过去后,网络社交媒体为直播带来了新的社会底色。互联网“赋权”给每个人,
 
  过去是“有大事才直播”,今天成了“凡有饮水处皆能直播”。这反倒有点像人类刚发明电视时的简陋模样,那个年代连电视剧都是现场表演、直接播出。不同之处在于,当时是囿于技术壁垒的无奈,现在是技术主动选择的结果。
 
  真正变化的是作为文化表达而非技术手段的“直播”。眼前的网络直播,多了大众文化浸润的亲民色彩,少了精英气质包裹下的仪式气质。一直半红不紫的艺人可以靠直播洗脸圈粉无数;

一首《一人我饮酒醉》把“喊麦”从东北的文化圈子带向了全中国;一句“老铁666,礼物走起来”把直播推上了全面看/被看的高潮。
直播从“追随事件”导向为“引领事件”。
 
  最真实的主播画像是“中国13亿人每人给你1元钱,你就能成亿万富豪”,于是,“中国第一网红主播”MC天佑身价过亿元,连转个会都要千万元级的投资,比一线明星还要红。诸如“快手”这般赶上了新一轮旭日的直播平台,还成了“奇人异事”的策源地。它享受着市场的庞大红利,把
 
  谁还在意直播的是什么呢?近乎无门槛的网络直播在2016年打开了传播新局面。网络直播最初出现于2005年的9158视频直播社区,10年间,它从桌面场景原本以窥视心理驱动的新一代直播潮流,如今看来,重要的早已不是“窥视”了什么,而是“窥视”这个行为本身。
 
Copyright 2005-2016 波克农业资料网 版权所有 | 网站地图